(原刊於《體路》《主場新聞》

宇宙最強,間中都會受傷。

前晚,行家看完幾場世界盃球賽後,討論得最劇烈的,不是大埔Lulu的神燈傳奇,亦不是江忠德和何輝的妙問妙答,而是英格蘭對意大利的賽事中,物理治療師Gary Lewin 因為慶祝史杜歷治入球時踩到水樽摔倒,現場發現他扭傷足踝脫臼,要擔架抬離場。

同一屆世界盃外圍賽,德國對奧地利,物理治療師Klaus Eder 見球員 Marcel Schmelzer 受傷要衝出球場,自己摔倒,跌斷手兼拉傷小腿,要拿姆(Philipp Lahm)、 奧斯爾(Mesut Özil)和 高路斯(Miroslav Klose)將人連同救援物資抬離場。

頂級球隊請物理治療師,首選經驗老到。Lewin 早年是守門員,畢業後是阿仙奴的物理治療師,到2008年全職支援英格蘭國家隊至今。除了是行內公認的大腿後膕繩肌拉傷處理的專家,他的代表作也包括 2007年英格蘭聯賽盃將對手車路士被撞頭咬舌倒地的泰利從死神搶救回來的威水史。Eder自1981年已是德國奧委會的教學人員,指導年青治療師,職業 生涯經歷過6屆奧運會、1990和2006年世界盃及1996年歐洲國家盃。

但,出事時Lewin行年50,Eder更已到花甲退休之齡。和球證不一樣,足球軍醫落場支援毋須通過體能測試,卻有叔叔仍然以為自己還可以馳騁綠 茵場。人總是犯著同樣的(低級)錯誤,Eder 被發現衝出球場時沒有穿著釘鞋,一雙普通跑鞋踩濕滑的草地,抓地力不足加上年紀大平衡力欠佳當然容易滑倒受傷;到Lewin懂得穿釘鞋入球場,卻沒有好好 處理平常都會被球員散落一地在邊線外的水樽,最後球迷認識兩位軍醫界老前輩,都要靠這些令人恥笑的格仔式體育新聞。

Lewin 被送到急症室後,外電報導他即時被送回國繼續接受治療,後備物理治療師Steve Kemp將獨挑大樑支援英格蘭餘下賽事。物理治療師都會有後備?是的,但這些機會,不屬於我。

那年世界錦標賽,小妹一人支撐著一行24人的香港劍擊隊。劍擊比賽沒有像隊際比賽般有主客更衣室,通常是在晨早空氣清新開朗之時在場邊用一張按摩床 一支區旗佔領一小個角落然後就是物理治療師、營養師和心理學家工作和歇息的角落,和運動員的貯物空間。早上只有部份運動員到場當然覺得寬敞,但當賽事到了 近午飯時間,所有不同劍種運動員同時在比賽和練習就已經走了板。賽事可以在不同場館進行,小妹亦試過同時有兩位香港運動員受傷需要要支援,要來回兩次腳程 (連突破觀眾席)要五分鐘的場館。醫療暫停雖有十分鐘,但跑慢一秒就吃一秒虧,所以就算心臟病發都要「爆掂佢」。到運動員完成賽事到「大本營」,出出入入 都要小心翼翼,慎防散落一地有如燒烤叉般的器材絆倒受傷。幸好運動員開始懂得收好器材,因為他們明白我有甚麼「冬瓜豆腐」便沒有其他職員可以頂替我的位 置。另外小妹近年都不敢怠慢,工餘時不忘加點高強度體能訓練,預防工傷,做個職安真女子。

20140616-meganli01

其他國家劍擊隊編制又有多少醫療人員?法國一名,韓國一名,日本一至兩名,英國三名,德國三名,俄羅斯兩名,美國兩至三名;只是到傳統勁旅意大利, 我一直找不到答案,直至我找到賽事醫療長,才知道他們用20名物理治療師秒殺了我們所有國家合起來的人力。歐洲足球界軍醫編制通常每隊有三至四位,競爭比 其他項目激烈得多。大型運動會的國家級首席物理治療師更一直是大家爭得頭崩額裂卻長期被老前輩「食硬」的職位⋯⋯說到這兒,堂堂世界盃,「無丁丁」又怎會 有個水樽由邊線草地轆到在跑道上的後備席被治療師踩到受傷?

再想到Lewin受傷回國的連鎖效應,我覺得Steve Kemp這個人,相當有嫌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