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於《體路》)

愛看書的跑友,應該都會讀過Christopher McDougall 的《Born to Run(中譯:天生就會跑)》。書裏其中一大部分,作者訪問了哈佛人類學教授李伯曼(Daniel Lieberman),講了一大堆他的研究學說,解釋了為什麼作者買愈貴的跑鞋,跑步時腳掌就會愈痛;反而赤足狂奔,加上墨西哥土著的神奇食療,反而可以 令作者能順利完成100公里超馬。

因為書本大賣,李伯曼教授趁聲名大噪,也出版了另一本《The Story of the Human Body: Evolution, Health and Disease(中譯:從叢林到文明,人類身體的演化和疾病的產生)》。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若大家相信達爾文演化論,大概都亦相信人類某程度上是由人猿演化而成。大家最期待的畫面,應該是猿猴由四腳爬行到直立用兩腳的 一刻。這歷時幾百萬年的進化,包括脊椎由C型變成S型、盆骨向外生;腿骨、膝關節長粗壯了,還有那突然鼓起來的足弓和超強勁可以撐起整個人的大姆趾。為了 兩腿可以承受之前一倍的體重,除了骨頭長粗了,旁邊的肌肉,包括古巨基最愛的「股巨肌(正式為臀大肌和臀中肌)」和黎根最愛的腳瓜(包括腓腸肌和比目魚 肌)亦因此變得發達。雙劍合壁,加上身體自動調節心跳體溫等的機制,根據教授之言,人類自成為兩腿行走的生物後,已被造物主塑造成地上最強的長跑機器。

但這樣的身體構造改動也帶來不少問題。孕婦挺著大肚子令原本超負荷的雙腿百上加斤;被硬屈成內生的腰頸椎是疼痛、退化和骨刺的根源;當然還有大大少 少的膝關節退化和樓上作者罹患的足底筋膜炎都因為人類選擇用兩腿走路開始。原本人類的演化可以用以適應環境的變化去解決以上問題,但因為近代農業和工業超 速發展,需時數萬年的人類的基因改變不足以適應近數百年的農業和工業革命。

物理治療師們也慶幸有這個現象,可以令自己繼續有工開。

經過不同學者廿多年研究所得,不少慢性骨關節勞損連帶都有個別肌肉萎縮問題,激發萎縮肌肉重投功能亦為物理治療師的家常便飯。個案會議裏,前膝痛、 亞基里斯炎、腰背痛,「股巨肌」永遠成為罪魁禍首。應該早就和人體一起進化的「股巨肌」,將時間凝住了,將自己停留在石器時代,在逃避應有的責任。自此, 不論是由腰椎一直到腳底的問題,沒有項目操fit那塊「股巨肌」,休想可以「畢業」回歸正常訓練。

同樣,赤足跑步可以令腳瓜適應著地的震盪,迫使跑者由腳跟著地改為相對避震較佳的中掌著地方法,減少腳跟的反作用力,大姆趾的前屈肌因赤足跑步變得發達,足弓就像青馬大橋的鋼索一樣被支撐起來,無堅不摧。

奈何,平時的訓練加上繁忙的工作,又有多少運動員到了物理治療診所不想整個人攤下來付錢做點不勞而獲的事情,而要絞盡腦汁去明白治療師究竟在噏些甚 麼「開哂收哂」的暗語?又有多少人會捨棄量身訂造,如某牌子人字拖廣告謂「如踏著棉花糖走路」的矯形鞋墊,而要拿著橡筋帶練「腳趾公拉西」拉起足弓練到抽 筋,晚上睡不著?我不想抹殺矯形師造鞋墊的治癒能力,但這退化論,不就浪費了上天給我們的天賦本錢嗎?

也難怪曾經聽過有病人會相信一位江湖術士之言,用矯形鞋墊可以治牙痛、頸痛和偏頭痛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