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回母校看話劇。踏進校門一刻遇到當年的中學班主任。估不到事隔十多年,老師一眼便認出我。

他大概知道我有一段長時間往外國打工,也不知道我這幾年其實都是將香港當成根據地。他劈頭第一句便問:「怎麼要回來?」用上的,是周星馳叫趙薇回火星的口吻。

到閒談之間所得,他多年來教的學生,進了物理治療都沒有甚麼對香港好結果。

有學生是programme worker年代,要不是萬一元起薪(當時二級物理治療師的起薪約一萬六千),要不是忍著數千元在私人診所打工。師姐好不容易到新加坡落地生根。

有學生如我,詳情可慢慢追回這兒2006-2011年的博客,做一支業界頂心杉。

最近他有位學生,用最後一屆高級程度會考(A-Level)成績進物理治療。但不知道他是原本一心已經想轉系,還是他進系後有些甚麼經歷,他毅然退學,再考中學文憑試(DSE)──聽說DSE比A-Level容易得多,最後給某本地大學醫學院取錄了。

身為我的老師,如果見到自己過往學生的往績,你會否鼓勵學生考物理治療?

澳洲的物理治療收生成績亦節節上升,早已經成為大學皇牌「神科」。但另一邊廂,也愈來愈多畢業五年內的物理治療師申請考GAMSAT,即醫科碩士準入課程的入學試。其實也有香港的師兄移民澳洲時順便也考GAMSAT也轉了跑道了。

雖然成功「出走」的人不多,但物理治療師轉行當醫生的因由和律師i-banker轉去開餐廳的性質不一樣吧。

要真的鼓勵優質學生在增加收生人數後仍然立志成為物理治療師,除了資歷架構和事業階梯外,似乎要有些甚麼感人故事打動那些可能會左右學生選科的中學老師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