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體路》)

經過那些年,倫敦奧運後德國體操運動員阮馬素成為贊助商的寵兒。之後一直在香港擔任不同品牌的代言工作。因為要保持運動狀態,他會在港隊訓練基地順利邨體育館練習。

體院曾經有段時期要每星期有人到體操館支援,尤其是放學已經要到體操館練習,沒有時間到體院求診的青少年運動員。同事覺得順利邨離家太遠,紛紛說不,反而因為我住得近,不介意上訓練館。男神的練習時間當然沒有登在娛樂版每日星蹤,但總有一兩個下午可以看見他在雙槓上飛來舞去。遠距離望著帥哥練習當然心曠神怡,直至某天他一步步走上樓梯靠近我那張按摩床,再一個鯉魚翻身坐上去……

「小姐,可否看看我肩膊?」

他的問題自動將我的心跳由每分鐘七十颷升到三百。

「噢⋯⋯可⋯⋯可以⋯⋯」運動場上,厲害的人見得多,帥氣又厲害的人我更見不少,真正要你目瞪口呆的運動員,除了他,只有阮馬素(他是誰?下集分解)

其實,看的是甚麼症,都立即被我拋諸腦後了。當中最大的挑戰是,在興奮莫名中間保持鎮定。但臉可以擺poker face,手明顯地在打顫。尤其是,肩膊痛很多時候都和胸肌過緊有關,各位女粉絲,真的要說聲對不起,我為了檢查,真的要一手捏下去⋯⋯

經過二十分鐘治療,阮生打個大迴環——沒有疼痛,沒有咔嚓咔嚓的聲響,應該是很有效。「多謝你。」一個招牌笑容,融化了我的下午。

然後老闆打電話來找我「你是否看過阮馬素?」電話中他的聲音有點怒氣「⋯⋯有⋯⋯」
來不及解釋已經被他打斷我的話「你知否⋯⋯」

「你知否outside job要申報的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