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體路》)

劍擊世界錦標賽回程,俄羅斯喀山飛往莫斯科的航班候機室裏,除了有班贏了獎牌的Oppa將自己那條長腿橫跨我們的座位擱在自己有份代言的Rimowa行李箱外,老教練不想打擾正在讀村上春樹的女劍手,轉向和我寒暄。

「小妹,你下一站要到哪兒?」

「到香港後隔一天就要跟乒乓隊去三個地方:波蘭華沙、德國柏林和俄羅斯葉卡捷林堡。」

東北老教練果然閱人無數,看見我疲憊的眼皮卻帶著揚起的嘴角。「似乎你很期待哦。我記得你提打乒乓的?」對,我曾是拿過學界的乒乓校隊代表。「那你只是很期待德國那一站吧。」「😱😱😱」「那你應該是很喜歡看波errrrrrrrr吧!」

妹豬的心,客機還在莫斯科時已經飛到柏林去了。對,因為波爾(Timo Boll)。帥氣當然是男神的基本,在世界前列的(類)東亞球手中,波爾曾經一度排在世界第一位,無不令人嘖嘖稱奇。

柏林的德國公開賽一直是眾多球手必爭之地。因為德國是少數歐洲國家會重視乒乓球項目的地方,贊助和觀眾都自動懂得湧入會場,賽事獎金更加是其他分站的一兩倍。德國站的規模真的不少,安排和他們的器械同樣一絲不苟。我還記得,那碟給職員的碟頭飯,是好味得不得了的香煎三文魚扒和蘑菇意大利飯。

我早就在練習館好幾次見到波爾和另一名將奧查洛夫在球來球往。但正如某運動攝影師謂,在工作期間討球星簽名是死罪,但正在教德國隊的華藉教練向我笑說:「無所謂,他很友善的。」然後狂啃飯堂同樣出名的蘋果批。

終於,有次正要拿軍醫包去支援黃鎮廷和李皓晴比賽時,我鼓起勇氣向正在練多球的波爾討合照。

雖然,奧查洛夫不知怎的「攝」了進來。好,為了男神,我忍你。DSC_1175

進物理治療學校那一天起,我沒有想過,可以在國際賽的訓練館裏,享用著這些深宵福利;也有人誤解我是為了拍照打咭才接這份差事。

但更重要的是,十七天的旅程,最樂翻天的時刻,不是這幀合照,不是另一位南韓傳奇球手,現在是國家隊總教練的劉南奎問我這位小隊醫拿暗瘡膏(還要撒嬌要我幫他點),更不是被福原愛用純正東北國語說我國語講得好;反而,是可以和香港乒壇傳奇,現在是教練的李靜出比賽,是李皓晴拿到第一個成年世界盃分站獎牌,還要在準決賽打贏師姐姜華珺,是「無扣鈕的茂利」黃鎮廷第一次在國際兵聯巡迴賽拿到男單名次收到獎金支票的興奮神情。

有多帥的男神都有崩壞的一日,今時今日的他己經沒有十年前那種眼前一亮,甚至有香港媒體已尊稱他為「波叔」。似乎我也見證著,香港乒乓球隊一步步走來,在閃耀奧運會前那一點一滴那令人振奮的時刻。奧運賽程一閃即逝,君不見波爾已經逐漸將第一把交椅交給年輕的奧查洛夫,當年仍以小花小草相稱的李皓晴、杜凱琹和黄鎮廷己經可以擔大旗。我更期待,再一次置身比賽場的腎上腺素,繼續刺激自己的神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