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Alan Man Photography)

有天編輯部Edkin問我關於足底筋膜炎的問題。

「唓!用愛膚堅啦!」我姑且聽聽他的腳痛故事。

他說這都是典型長期業餘跑手的通病,腳跟長期不適到某天忍無可忍就跑去排街症。普通科醫生看到這類症都會說:「最佳的治療,是停止跑步。」不甘心,明明不開心,就是不甘心。腳痛之所以難耐,是因為足掌的感官,是繼手指頭、嘴唇和生殖器後最敏感的。

figure-2-left-the-homunculus-homunculus-means-little-man-and-here-you-see-a-scale
人類感官小矮人(Homunculus),體積愈大,觸覺最敏感。 圖:Touch and Pain@researchgate.net

嘗試過啫喱仔鞋墊、踩石春路等等坊間療法都沒有用後,他的醫生介紹了位物理治療師打衝擊波加休息後,好像好了很多,然後又再狂野奔放地跑──兩個月後,腳跟痛又復發了。

足底筋膜是甚麼(鬼)東西?

足底筋膜是一片介乎於筋腱(和腳趾屈肌有間接連繫)和靭帶的組織。足底筋膜要出問題,無不因為過份拉扯、擠壓和扭曲。但我要告訴肥人一個好消息:足底筋膜炎和體重完全沒有關係!更直接關聯的,是腳掌撞擊力。著地一刻,腳掌多少組織可以卸力?非洲肯亞Kalenjin人天生就是跑步的料子,但他們前掌著地的跑姿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亞基里斯後筋腱可以承受的撞擊力。多謝人類進/ 退化,我們開始穿鞋走路甚至跑步,以前有自己的足底肌肉去支撐足弓,因為有「鞋」這件事而養懶了。以為鞋底可以卸力,怎料一跟一跟踩下去,擊中了要害,是痛苦的開端。

足底筋膜產生問題初期會產生發炎症狀,到第二期痛症變成長期病患,筋膜的蛋白成份會增生及瓦解,再進一步變成第三期細胞退化。根據不同階段的病變,雖然籠統稱為足底筋膜炎,但這也解釋了為甚麼有些人患病服消炎藥就有效,有些人要用衝擊波或者中醫放血治療,將已退化的軟組織打至重新發炎才可以康復。

但若果跑姿仍然令足底筋膜過壓,而扁平足就被標籤成為元兇。但這又如何解釋高足弓的人都可以有同樣問題呢?我們發現除了足弓形狀,後跟有無下塌跡象、大姆趾肌肉過緊或者無力、足踝扭傷過導致疤痕影響活動幅度、小腿肌肉過緊或缺乏回彈力,都可以是影響因素(你們終於知道為甚麼第一節物理治要差不多一小時,病人遲到治療師會勁嬲豬了……)

所以對應不同情況(或以上全部)治療師要進行雞尾酒療法去處理剛才提及的成因。神奇地,一個鞋墊差不多可以解決以上所有問題:

1) 後跟及內足弓下塌可以用硬托矯正(基本上軟墊沒有可能改正這類問題──你見過牙醫用軟綿綿的東西箍牙嗎?),研究亦證明量身打造的鞋墊成效較彰。

2) 足踝活動範圍收窄,只需將腳跟墊高就可以減少腳踝關節上屈在跑步時需要的幅度,同時將負重重心向前逼。但這類病人同時亦受益於物理治療師進行足踝關節手法鬆動和足底筋膜和小腿放鬆(手法或按摩軸/ 球均可)

studie-mini2_1024x1024
圖:Blackroll Australia

3) 研究證明,近至腳底大姆趾小肌肉,遠至大腿股四頭肌到盆骨肌肉在跑步期間活動都會因為穿鞋墊而有所改變。

第3)點亦解釋到有些人將自己的鞋墊踩到支離破碎,都仍然覺得鞋墊可以幫助跑姿。要解釋Edkin的鞋墊為甚麼有用,就要看鞋墊磨損後,療效是否持續了。

若果沒有準確處理以上問題,鞋墊可以說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若果是因為肌肉控制協調出問題,鞋墊就像配近視眼鏡一樣,成為花錢沒壞的新方便。這類病人其實亦受益於特定肌肉練習,但慣「走精面」的香港人當然會不加理會,始終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但仍然有些人覺得,若果肌肉狀況改善可以矯正可以改善問題,就應該好好鍛鍊自己的肌肉。遠至Christopher McDougall 《Born to Run(中譯: 天生就會跑》就開始玩反樸歸真玩赤足跑。原理就是利用少了鞋底的緩衝跑步,身體會自然要改變肌肉控制去適應地下的反作用力, 跑姿會隨之改善。

「白飯魚」教授張子熙早前公佈過他們和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己經證明仿赤足跑步鍛鍊可以增加足底肌肉體積,女士也不用擔心小腿變粗,因為增生主要在前屈肌和足底肌肉,換句話說,身體只會因為赤足跑而長了雙天然的鞋墊。

用數千元買對鞋墊,即時見效;還是買對25元的白飯魚,要先減里數適應再練,卻花三數個月?以前當治療師我總有點無謂的堅持,覺得病人為了自己的長遠利益著想,一定他們要選擇後者。

現在?「你開心就好。」

 

延伸閱讀:

笑說想 「股」巨「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