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刊於《評台》及經修訂於《關鍵評論網》)

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先進國家開始反思汽車主導的交通系統,於是世界不同城市開始舉辦無車日,鼓勵市民摒棄駕車代步,而是改以公共交通工具、步行和單車代步。
新加坡曾經也滿街單車,直至今日我們仍然看見舊組屋區也泊滿單車,但要公眾注意,要數2013年起接連發生有關單車的交通意外,到近年只是有增無減。這兒沒可能搞「沉默的騎行」,因為基本上這國家不容許示威活動存在;但最少政府沒有因此叫人不要在市區踏單車,更在2016年開始在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日早上舉行「無車星期日」。


由試驗時只封閉圍繞政府大廈草坪(Padang)馬路到現在延伸覆蓋了市中心和牛車水中間的保育區。我由家旁的公園走道(Park Connector Network, PCN) 到大草坪,全程踏單車只用了約半個小時,就算離市中心較遠的住家,也有網絡由家中出發,甚少要超過一個小時路程。
我第一次感到新加坡很大,也可以很小。
由8個政府部門協調,草坪有單車/電動單輪車租賃,國家公園局帶來農夫市場(對,新加坡還有人耕田和養雞的),體育理事會請來導師帶領不同運動,藝術理事會請來藝人表演,市區發展局義工帶領遊人體驗土生華人(Peranakan)文化到寺廟參拜。啊,因為日子靠近農曆新年,接近牛車水那邊還有醒獅表演。

我的主菜仍是單車。

平日熙來攘往沒有為單車留半點餘地的車路,突然被路障劃成單車/行人專用區。沒有佔領中環般「今天我」的憤慨,在Esplanade Drive 高架橋上,四條行車線只剩下單車,單車手有認真穿緊身衣踏Cervelo的,也有踩出租單車深度遊的戀人,偶爾更有一兩架由義工踩著三輪車載著行動不便的護老院住客兜兜風,聽聽老前輩訴說他們住在保育區的歷史,各自各精彩。

浮爾頓酒店(Fullerton Hotel)

 

中華醫院(Chung Hwa Free Clinic),和現在總院設於大巴窰贈醫施藥的「中華醫院(Zhonghuayiyuan)」沒有關係,已改建成真棒堂(My Awesome Cafe)。聽說他們還在賣藥酒。

而我,則看著對面因為受封路影響,呆在旅遊巴等去魚尾獅公園的內地遊客,心裏竟然有一絲暗爽⋯⋯牛車水保育區主要由文達街(Boon Tat Street) 延伸出來的三條橫街——直落亞逸街(Telok Ayer Street)、絲絲街(Cecil Street)、史丹利街(Stanley Street)和廈門街(Amoy Street)組成。這幾條街是中央區碩果僅存的店屋區,範圍覆蓋了廈門街和老巴剎熟食中心、阿爾阿布拉回教堂、仙祖宮和天福宮。中華醫院和崇文閣已經變身成為咖啡室,前者賣的是洋腸炒蛋,後者是傳統娘惹糕點。身為港女的我對五顏六色的娘惹糕食慾大振,還不小心「中伏」選了D24榴槤糕⋯⋯

 

崇文閣咖啡室(Chong Wen Ge Cafe)娘惹糕套餐,呼之慾出哪一件是D24榴槤糕吧

在封路範圍裏面的人當然喜歡無車星期日,可以肆無忌憚在馬路上馳騁的感覺和平常通勤要在左線100厘米夾縫裏生存根本無可媲美。幸運的是除了主要的大橋,星期日的金融區平常都不會像中環般仍然這麼多車。但這早上因為塞車呆在巴士的乘客怨氣,就要看政府有多強勢能夠壓得住了。始終,新加坡人的投訴文化,也是世界頂尖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