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英國太陽報)

〔截稿之時驚聞前紐卡素中場Cheick Tioté 在北京球會練習時猝死,先行深切哀悼。〕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上回提到今集主要頒發玻璃腳獎項。公佈之前,先看看另一個傷患數字。

最多球員「中招」的仍然是大腿後肌、接著是膝蓋和腳踝,也有一定數目的鼠蹊受傷。和業餘足球員不同,因為專業球員的大腿前四頭肌比業餘球員相對發達,前踢和 攔截四頭肌需要前踢時,後肌需要的離心力亦比業餘球員大得多。所以在起踢至完成動作,再加上支撐腳支持不足的話,便容易拉傷鼠蹊。至於膝關節和腳踝有分同 對手炒和自炒兩種,等有天有機會再另文詳述。

地獄黑仔王(受傷次數最多球員)

第五位:Dejan Lovren(利物浦)。全季傷8次缺席85日。翻查紀錄他這季全身都中過招,故此這名克羅地亞後衞最近和利物浦續約4年有十萬磅週薪被球迷高呼「回水」和「除褲」。

第四位:朗尼(曼聯)。全季傷8次缺席90日。傳說,曼聯有伊巴、普巴和月巴。朗尼受傷次數之多全季已經很多球迷(應該包括宋禮勤)在討論他應否已過生涯高峰。翻查紀錄有兩宗抽筋報稱在聖誕節和情人節受傷更有點教人撲朔迷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第三位:Valon Berami(屈福特)。全季傷8次缺席97日。除四月後肌拉傷休息三星期外,12月中對愛華頓聯賽更在下半場被天空電視拍到在場邊嘔吐一幕。Twitter上的球迷就像幼稚園小朋友見到同學尿褲子一樣揶揄一番。「媽媽,我喺學校見到有人嘔呀⋯⋯」

第二位:Sofian Boufal(修咸頓)。全季傷8次缺席131日。就像女性生理期一樣,他每月都有煩惱,更令這位摩洛哥國腳無緣今屆非洲國家盃。

第一位:Steven Pienaar(新特蘭)。全季傷9次缺席175日。三分之二的傷患都和小腿和後肌有關,更有一宗是腦震盪,這名前南非國腳跟隨黑仔領隊莫耶斯由愛華頓轉投新特蘭,或許也沾上不少衰運。

英超玻璃腳(缺席日數最多球員)

第五位:Moses Odubajo(侯城,215)。摩西分不到紅海,跟侯城一同升班首次打英超賽事,賽前熱身「菠蘿蓋」脫臼要做靭帶重建。剛好做完復健起及在季初十月復出,一次練習中碰撞跪了在同一個膝蓋,照X光發現「菠蘿蓋」骨折,就此在病榻渡過侯城在英超短暫的一年光景。

並列第五位:卡蘇拿(阿仙奴,215)。上季己經飽受阿基里斯腱問題困擾。和另一位著名在阿基里斯腱「中招」的劉翔一樣。通常處理辦法會由運動量調整開始,到衝擊波、針藥(包括血小板血清甚至類固醇)到最後要移植整條筋腱。卡蘇拿更不幸的是,手術出現併發症,要醫生施第二次手術清除手術疤痕,加上已經32歲,情況不得不教人擔心。

第四位:Jeremy Pied(修咸頓,224)簡簡單單,一條前十字靭帶就可以提早「收咧」

第三位:Jack Butland(史篤城,241)英格蘭二號門將在上季尾對德國友誼賽扭傷足踝,動手術後三個月再要到荷蘭才發現骨折沒有癒合,要動第二次手術。史篤城作為米飯班主和Butland都不可能不因為這樣感到沮喪。

第二位:Muhammad Besic(愛華頓,250)又一條前十字靭帶……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第一位:Pape Souare(水晶宮,250)上年9 月牽涉交通意外,大腿骨骨折,現時仍然在努力康復中,但情況看來頗為樂觀。如果事情發生在香港,球會和保險公司或許說受傷和球賽練習無關而沒有賠償……

 

轉眼間,伊巴的前十字靭帶重建術己經過了四星期。他在社交網站發佈短片,他已經可以輕輕踩著碎步交接西瓜球。玩具球下的註腳仍然有他招牌的傲慢:「雄獅的康復就和人類不一樣。」

預防運動傷患翹楚挪威奧斯陸運動創傷研究中心最新研究顯示,頂級運動員若果將復出日期由早前流行的「加速復原流程」6個月延後至9 個月,再受傷的機會會減少一半有多。故此,這季開始再有前十字靭帶損傷要動手術的話,復出的日子大可能要跟據新指引延後三個月了。

姑且看看伊巴是獅子還是人類。

 

*受傷數據來自physioroom.comPremiere Injuries

參考文獻:
Grindem et al. Simple decision rules can reduce injury risk by 84% after ACL reconstruction: the Delaware-Oslo ACL cohort study. Br J Sports Med 2016; 50: 804-808 doi:10.1136/bjsports-2016-0960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