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於《評台》)

還記得當年Abercrombie and Fitch (A&F)在香港開分店的盛況嗎?全城女士都進入瘋狂狀態。每次宣傳,80-100根有齊各器官和肌肉的洋腸穿著小紅褲向各大女仕招手。明知店裏賣的是那些女仕已經沒有有條件穿的吊帶背心和小熱褲,但女仕有水可以抽,公司做到勢頭,一舉兩得。

我有位朋友在A&F開張期間一天八次走到辦公室樓下匯豐銀行假裝入票,為了的是想偶遇多幾根洋腸。「好看麼?」「你看看!一個半個筋肉人你可以偶然遇上。你遇過同一時間一打打壯男向你招手擁抱嗎?」

是的是的,我遇上一枚阮馬素都不夠你的「如果一打」匹敵。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隔著布簾聽著運動明星脫光光在淋浴間的潺潺水聲,再閃過診症治療赤手觸下去的汗水、貼布、凝膠、草根和泥巴,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有一段時期,因為診症時間太長和出差太頻密,我逛書店到男仕雜誌那一欄,見到本地和外國的男性雜誌封面,深深烙印的胸肌、王字腹肌和四隻牛撞過去都絲毫無損的馬甲線,工作有關的皮質醇就會直線上升,有點吃不消甚至作嘔。下班後的晚上要支援水球賽,我拍一張照放在社交網站,為自己要加班嘮嘮叨叨,朋友卻只為小鮮肉的吸睛度,妒忌我的「深宵福利」。

DSC_0231

但這不代表女軍醫們不討論男運動員身形。現在部門全部是單身盛女,有天一起在辦公室加班時我們無聊到由奧運金牌史高寧的身形不夠肌肉開始,話題就開始愈向下走,直搗那話兒。

聞說,最近內容農場瘋傳,全世界最大的那話兒屬於一名新加坡人,勃起時有35公分長。據報,男子為創健力士紀錄而積極進補,為的是成人電影界一紙演員合約。我們三位女子一同在抽屜拿出軟尺,拉到35公分⋯⋯噢!

「我以為十多年前內政聯(Home United FC)更衣室已經將這紀錄推得很前了。」上司在話當年。內政聯拿到聯賽冠軍,在草坪上開香檳慶祝完回更衣室。有海峽時報記者走後門進了更衣室繼續採訪。很多球員早已脫光光,但知道有記者進更衣室,都識趣摟著毛巾作襠布。但捧盃一刻他們仍難掩興奮心情。亦應要求全隊再拿著獎盃拍照留念。主要以穆斯林為讀者群的馬來報章總編或許要將頭條趕及附印而沒有詳細看過海峽時報記者傳來的圖片,但當天印了約廿萬份的報章頭條,出現了主將Edmar Goncalves襠布中間的黑影,雖然當時沒有高清列印,但稍稍有點解剖學知識的人,應該都看出他的小兄弟覺得襠布太焗促,要出來透透氣。自此,在新加坡,記者和攝影師都嚴禁進入球隊更衣室,到現在的社交媒體都沒可能有更衣室的側拍;雖然,我們不知道馬來報章總編的下場是怎樣。

你以為軍醫有的深宵福利,其實是一個想看和不想看的都摻雜在一起的開心樂園餐。

IMG_4370

延伸閱讀:
更衣室的女人 http://wp.me/p40PK4-rL
德國奧運男神(上集) http://wp.me/p40PK4-u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