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刊於《評台》《關鍵評論網》《運動筆記》)

面書擦過長跑界女神Paula Radcliffe為英國哮喘協會的專題訪問。這名有六個世界冠軍頭銜、七個「六大馬」(倫敦、波士頓、芝加哥)冠軍和仍然保持兩項世界紀錄的長跑界傳奇人物,說她原來自小患有哮喘,相信多數人都會大跌眼鏡。

耐力賽運動員患有哮喘的比例的比一般人高。游泳運動員會受泳池水的氯氣所影響;越野跑、滑雪運動員就和冬天的冷空氣勢成水火,而開始跑大陸馬的香港人,也可以因為霧霾而變得氣若游絲。想成為世界冠軍,當然不可以放棄治療。問題來了,治療運動誘發哮喘(exercise-induced asthma, EIA)所用的藥,正是列為禁藥的類固醇和俗稱「瘦肉精」的β2激動藥。類固醇有多惡名昭彰不用多說,β2激動藥則有誘發心血管病症和心悸等危機。但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是,「瘦肉精」藥如其名,可以為運動員減少脂肪含量,增加肌肉,是耐力賽運動員夢寐以求的身段,在運動員間也瘋傳用藥可以短時間增強肺活量。

逐漸,精英運動員有事無事都向醫生通報有哮喘,理直氣壯帶著呼吸器上山。上斜時,就算沒有覺得氣喘都借勢吸一兩口,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般充滿力量。隨隊醫生通常只持有家庭醫學專科資格,有時更要隨隊駐守在偏遠的地方,未必可以適時將個案轉介專科醫生。運動員堅稱劇烈運動期間有氣促,就算在診症室沒有被激發出來,醫生都只可以相信運動員,處方用藥。

直至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忍無可忍,「一刀切」認為運動員聲稱有哮喘都是為了可以服用「瘦肉精」提升表現,將不論注射、口服、吸入式藥物都納入禁藥名單,若要作治療用途則需要提交藥用豁免(therapeutic use exemption, TUE),每次大型比賽前需要駐隊和專科醫生提交最更新的病歷、吸藥前後的呼氣測試和致敏源測試結果。但因為EIA在運動員的發病率太普遍,每次比賽申請豁免需要處理的文件變得如恆河沙數,加上大量運動員投訴病情因為競賽需要而延誤治療,措施成為組織和醫生的行政負累。經過一大輪搜證,直至2006年才有醫生證明吸入式「瘦肉精」對增強肺活量、缺氧效能和縮短疲勞時間等效果只在未經訓練的普通人才彰顯成效,亦證明了在沒有病情的精英運動員身上,就算使用吸藥亦不會提升帶氧表現。基於這一系列實驗 ,2010年世界反禁藥組織才稍稍將「瘦肉精」的吸入版本剔除,運動員只需要向賽會申報,每天用量不得超過8口。而需要用較大劑量針藥和口服藥治療哮喘的運動員仍需在每次比賽前完成藥用豁免手續。

忘了告訴大家,除了神一般的往績,Paula Radcliffe在反禁藥方面也疾惡如仇,不遺餘力。女跑手 Olga Yegorova曾經在在尿液樣本中驗到被稱為「岩士唐的詛咒」EPO ,卻仍能在2001年參加世界錦標賽5000米項目。Paula Radcliffe就在該比賽進行時,不理會有可能被終身禁賽,仍然拉起橫額抗議。此外她也不時向懷疑和證實服用禁藥的運動員指手劃腳。

最近國際田聯因為禁藥醜聞,再加上這項有關哮喘的研究,理事會曾經希望將2005年前的世界紀錄全數剔除。Paula Radcliffe為此大動肝火,因為這意味著她2002年在倫敦馬拉松創造的世界紀錄將會被取消,只剩下她2005年倫敦馬拉松稍遜的時間。她聲色俱厲地反問國際田聯:「已經和服禁藥的運動員作不對等競賽,還要褫奪我辛苦得來的榮譽,『公平嗎?』」

田徑界突然間變得風聲鶴唳,大批英國運動員要公開自己的驗血結果以證清白。然而一直爭取以驗血代替驗尿檢查禁藥的Paula卻堅拒向傳媒披露驗血結果。儘管隨後有黑客外洩大量著名運動員的驗血報告,當中包括Paula在三項不同賽事抽樣的發現她紅血球超標驗血報告,表示她的血含氧量異常高於常人。被暗示服用禁藥的Paula發千字文反駁,這是她高原訓練的成果和在不利的環境因素(例如高氣溫)下抽樣的結果。現在Paula Radcliffe名利己經雙收,光榮退役兼已經有MBE勳銜,為何還要為這些陳年往事耿耿於懷?要不她有世界冠軍典型的堅持,要不她長期由禁藥改例前己經申請的藥用豁免有些不能說的秘密——她強調自己患有哮喘,意味著她可以理直氣壯要求醫生為她處方藥性較強,強得可以增強肺活量的「瘦肉精」口服和針藥申請豁免,實質是增加優勢去和在基因「贏在起跑線」的東非跑手匹敵?

不過無論真相為何,大概也不會動搖半分她在長跑界的神檯地位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馬拉松看世界相關帖文:http://goo.gl/abzSm5

參考文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