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瀏覽面書專頁持發現倫敦馬拉松原來有「指定運動傷患診所」。細看下,要成為倫敦馬指定診所,「其實唔難」:只要是英國骨科學會(The British Orthopaedic Association),英國物理治療學會 (The Chartered Society of Physiotherapists)、英國足病診療管理委員會( The Society of Chiropodists and Podiatrists)或全科整骨管理委員會( The General Osteopathic Council)其中一名會員,然後,交廣告費就可以。

當很多跑手都認為大城市馬拉松不應該太商業化,但Virgin Money冠名贊助的倫敦馬拉松則將指定診所反其道而行。當然,因為英國醫護人員的認證過程除了發牌制度,專業學會會員制的入會門檻已經成為跑手信心的保證,倫敦馬認證不會令你更有資格去為跑手應診,只是倫敦馬加持一事可以成為診所公關宣傳的噱頭。

波士頓馬拉松則指定慈善籌款受惠機構Newton Wellesley Hospital提供賽前體檢、賽前及賽後免費診症時段/恢復支援及訓練/營養講座。亦因為診症是免費,診症時段只有賽事日後兩天下班後時間共4小時,還要特意安排交通前往醫院,似乎只可以服務住家靠近醫院的普通跑手。波士頓馬拉松的捐款會提供醫院的癌症緊急援助基金,為癌症病人的緊急治療及照顧者支援提供經濟支持。一系列傷患支援活動在波士頓成為受惠機構回饋善長人翁的答謝,貫徹了波馬主要為慈善活動的特色。

香港馬拉松因為田總副主席查楊世模博士同時為理工大學康復治療系副教授,所以每年田徑總會會聯同理工大學辦賽前訓練工作坊。同時為多屆奧運代表隊首席物理治療師的楊教授和他的友好為登記參加工作坊的跑手檢查跑姿,舉行測試賽和進行傷患預防講座。

而我對渣馬的回憶呢,是每年在課室的門外的招募表格,希望物理治療學生可以成為義工,在渣馬舉行的凌晨,撘著紅van到沿途和終點,去為跑手免費按摩。跑手在物理治療攤位絡驛不絕,亦如圖片所見,因為義工和跑手眾多,連按摩床都放置不了,整個早上都彎著身子蹲著替跑手按摩;完事後,腰痠得要再睡上24小時,辛苦程度和跑手可能沒兩樣。教授說,可以為大型運動比賽提供免費支援,是無上的光榮,應要懂得感恩。但因為沙士停課而成為歴屆唯一一屆沒有上過運動按摩課的同學們,對於自已沒有正式學藝便要被丟進水裏游的感受,除了心裏也覺得愧對可能要排隊排上一兩小時的跑手,回望那天早上,我其實除了像莫文蔚在《食神》裏打爆漿瀨尿牛丸的馬達手,我究竟學懂了些甚麼……

2016-01-17 14.53.58-2
圖:香港理工大學

延伸閱讀:

是咁的,關於毅行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