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路透社/ May Schooling/ Channel News Asia)

新加坡游泳總會邀請了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訪問。他履歷裏最閃亮的,是擔任泳壇傳奇菲比斯的治療/防護師多達14年。有同事表示雀躍,還希望老闆放行他們全程直擊他一星期的訪問行程。
老闆安排治療師去參加他主持的防治交流會。看著他示範池邊應做檢查和康復訓練,愈看愈似曾相識——這都不是同事們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嗎?當我們做同一件事,人家都投以懷疑的態度和眼光;頂著菲比斯的光環,教練、科研人員、行政人員都聽他聽到如癡如醉。到家長交流會,虎爸虎媽都想他們的孩子成為下下一位菲比斯,希望有靈丹妙藥可以一夜間令孩子可以長高六呎。回答的內容和同事建議大同小異,也都是要睡得飽,不要揠苖助長越齡挑戰和要推遲專項訓練的老生常談。有家長或許有點失望,仍然覺得他有隱瞞,直接從觀眾席丟出一條問題:「你覺得在精英訓練系統來說,新加坡比美國落後了多少年?」

訪問最後一天,終於有人突破盲腸,為甚麼這宗訪問可以成事。我們一直遙望世界冠軍有甚麼特質,需要甚麼支援,彷彿外國的就是帕來品,東南亞小國就是追不上。

「我甚至覺得新加坡系統比美國優勝。」Keenan一說,全場愕然。他一上任就急急要來新加坡訪問,就是要看看只有五呎六來自新加坡的史高寧憑甚麼可贏六呎三的菲比斯,想偷師回美國。大家可以爭論史高寧備戰奧運時都在美國求學,但由發現明日之星到初中後到美國,他仍然是在新加坡。如果不是,哪兒門來和菲比斯備戰2008年奧運的世紀合照?

「你們只有約2000名泳手就已經有一塊奧運金牌;我們每年有成千上十萬的泳手,四屆奧運過後仍然要依賴菲比斯衝獎牌。你已經將打敗過菲比斯的拿高斯(Chad le Clos)專屬生物力學專家從南非請過來,並第二次打敗菲比斯,我深信,要不我們要再加把勁,要不就重金禮聘你們的生物力學專家過美國隊。」

「就算史高寧要走,是因為教育和強制兵役制度而不是精英訓練支援。我也不能想像,孩子要讀書考試鋼琴非洲鼓,做家課到晚上十一二點,第二天怎樣早上四點起床練水。」里約奧運後,國防部公佈史高寧可以暫緩兵役,直至2020東京奧運。暫緩服役做運動員衝成績,先要有塊奧運金牌,事情總覺得有點本末倒置。

最後一條問題:「我聽說物理治療對運動員很重要,應該一星期『做』幾次?」已經是精英運動員的父母,對物理治療的理解仍然在水療按摩的階段,像facial般要勤點做的態度有時教人哭笑不得。

我在觀眾席喊出來:「運動物理治療已經進展為傷害防護的工作。除了恢復,也有在季前檢查、季中調整和比賽週期的訓練計劃提供方案防止傷患影響比賽成績。按摩電療是手段,但現今的物理治療師已經在精英運動員支援裏擔當更舉足輕重角色。和運動員和教練的合作更緊密。」

Keenan亦要插嘴:「或者可以想像,你們可以像菲比斯媽媽黛比一樣,完全不過問教練和支援專業團隊對孩子的訓練,百分百相信團隊的專業性?」我看見,那位當天早上才怒氣沖沖打電話向老闆投訴沒有安排女兒天天做按摩的家長,在觀眾席上無地自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