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BedTalk系列:為何菲比斯有拔罐印?

一直在運動醫學走在世界尖端的美國,經常有國手展示另類治療法的痕跡?世界級選手的奇難雜症,都不能用最科學循證的方法解決嗎?直至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到訪新加坡,真相終於大白。

BedTalk系列:等一個人的緊身衣

十一月的珀斯,街邊開滿了紫楹花。 「可不可以不要走?」

1998-2007畢業醫護轉行記 ——回陳沛然醫生「醫護人手前傳」

大學畢業投身職場不代表一定要學以致用,但當畢業生看著長長的病人輪侯隊伍,躊躇滿志投身本行造福人群而鬱鬱不得志,對醫療服務撥款有著關鍵作用的政府和醫管局實在難辭其咎。

Jumping Jack 的 Jack

體能訓練當中,有個命了名練心肺功能的練習叫jumping Jack。大家可知道誰是Jack?

新加坡無車星期日

平日熙來攘往沒有為單車留半點餘地的車路,突然被路障劃成單車/行人專用區。沒有佔領中環般「今天我」的憤慨,在Esplanade Drive 高架橋上,四條行車線只剩下單車,單車手有認真穿緊身衣踏Cervelo的,也有踩出租單車深度遊的戀人,偶爾更有一兩架由義工踩著三輪車載著行動不便的護老院住客兜兜風,聽聽老前輩訴說他們住在保育區的歷史,各自各精彩。

咁管醫療儀器,X光機都可以擺屋企

一般擴散式體外衝擊波都已經需要由醫護人員操作,聚焦式體外衝擊波更只可以由註冊醫生操作,那香港為甚麼可以容忍一個如此低落的執業水平?

點解鞋墊(唔)work

用數千元買對鞋墊,即時見效;還是買對25元的白飯魚,要先減里數適應再練,卻花三數個月? 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新加坡腳車通勤地圖

上年四月又接到份差事「回」來工作,是在新加坡體育城。因為先接到差事再找地方住,我找到離體育城三個地鐵站的麥波申(MacPherson) 政府組屋安頓下來。業主都說,由單位所在可以踩腳車到體育城,但因為上任後一直出差,將單車之事擱置一旁。直至最近地鐵循環線經常壞車,好幾次上不到車導致遲到,我終於下定決心買了輛單車。

BedTalk系列:收山腳

最近我也見過一隻「收山腳」。 我們也不想濫用急症室的。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