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BedTalk系列:頭鎚的震盪

「醫生,那我是否可以復出下星期聯賽?」「我不知道。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復出的事,從長計議。」 他以為睡一覺好的,明天便可以復操。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

決定馬拉松大滿貫的主辦城市,必須平衡職業和業餘跑手在馬拉松比賽的目標,故此國際田聯、奧委會應該比萬達當然有影響力。

BedTalk系列:亞洲劍神的啟蒙教練

(圖:國際劍聯 FIE 攝影:Augusto Bizzi)(另刊於《評台》及《關...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系列:足球名宿的前世情人

她最享受等到爸爸從更衣室出來,一手拿著波士頓包,再單手抱起她,在大人的肩膊上看著前呼後擁的人群。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另刊於《關鍵評論網》、《評台》及《立場新聞》)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系列:心繼續跳

恆常運動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方法,醫生在沒有十足把握時侯,其實不應輕易將想運動的人拒於門外。

BedTalk系列:為何菲比斯有拔罐印?

一直在運動醫學走在世界尖端的美國,經常有國手展示另類治療法的痕跡?世界級選手的奇難雜症,都不能用最科學循證的方法解決嗎?直至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到訪新加坡,真相終於大白。

BedTalk系列:等一個人的緊身衣

十一月的珀斯,街邊開滿了紫楹花。 「可不可以不要走?」

1998-2007畢業醫護轉行記 ——回陳沛然醫生「醫護人手前傳」

大學畢業投身職場不代表一定要學以致用,但當畢業生看著長長的病人輪侯隊伍,躊躇滿志投身本行造福人群而鬱鬱不得志,對醫療服務撥款有著關鍵作用的政府和醫管局實在難辭其咎。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