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主場新聞

誤人子弟 之 運動員當物理治療師?

考上這一科的運動員,畢業後可以是律師、學者、醫療保險負責人、紀律部隊、教師、教練,還有,仍然是位運動員。當中我認識的只有一兩位真正當上支援運動隊伍的物理治療師。

世界杯隨想:軍醫的大尼馬(dilemma)

今屆世界杯八強賽事巴西對哥倫比亞,尼馬被膝撞背部受傷,送院檢查後軍醫向傳媒交代他第三節腰椎骨折。網上開始流 傳著兩張他的腰椎掃描,亦流傳著他的腰傷十分輕微可以繼續上陣──這還要是物理治療師朋友在社交網站上寫下來的想法,另一邊廂英國運動醫學專科醫生 Michael Davison 在《每日電訊報》的spin和 sound bite。

世界杯專輯──職安真漢子

前晚,行家看完幾場世界盃球賽後,討論得最劇烈的,不是大埔Lulu的神燈傳奇,亦不是江忠德和何輝的妙問妙答,而是英格蘭對意大利的賽事中,物理治療師Gary Lewin 因為慶祝史杜歷治入球時踩到水樽摔倒,現場發現他扭傷足踝脫臼,要擔架抬離場。

沒有十字靭帶的女孩

根據國際奧委會2008年關於十字靭帶撕裂的調查報告,受傷可以是 基因,但更可以是運動員技術水平、運動器材、地硬,連月事都可以是問題。

體育記者的自我修養

再讀到他這三百幾頁書,竟然有超過290篇參考文獻和過往訪問,當中超過一半是又乾又澀的基礎科學和我們這些行內人才會讀到的文獻,但難得最後出來的是可讀性超高的文章。可能香港不少碩士專科畢業論文,資料搜集也沒做到如此細緻。 我有時想,香港的體育記者,可以如周星馳做演員一樣,由外,到內,再到外。

怪獸家長世界錦標賽

教練、領隊和支援人員都覺得,如果在訓練場和賽事前都搞個家長日,多好。

棒球界醫神?

在KANO在日本上映當日,美國棒球圈的頭條,是骨科醫生Frank Jobe逝世的消息。那年代的醫護人員要出名的話,只需選那當時沒有人會選的運動醫學,和只做一件已經夠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就夠了—發明了人稱 「Tommy John手術」的尺則副靭帶置換術(ulnar collateral ligament reconstruction)。

凱旋血門——軍醫打假波事件

欖球賽事中有兩種換人情況。第一種是為了贏波的策略性調動,另一種就是因為球員受傷的必要調動。然後,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場中翼鋒球員 Tom Williams不知道撞到哪裏,滿口鮮血,球證不得不叫暫停,Harlequins亦見到球員受傷,順勢將射手換進去頂替這受傷的球員,在最後 的數分鐘比賽拼盡全力爭取勝利。

尋找他鄉的故事

教練、領隊、支援人員們為理想,穿州過省,甚至出賣國籍身份,如汽車維修員帶士吧拿去踢少林足球一樣,從來都是很正常的事。但運動員嘛,總是要擔著民族主義的枷鎖做人。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