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冬奧

新加坡如何取得歷史首個冬奧資格?

如果宋仲基都如此幸運,他應該是奧運冠軍而不是國民老公了。

廣告

冬奧「無料」隊醫

每位坐在課室的新鮮人都在FF這份筍工,有北歐同學不禁問:「那你這幾個月應該賺不少吧!」 「……其實這四個月,我一個仙也賺不到。」

治療六星級運動員

不論我們站在蛋的哪一邊,如《奧運約章》所撰,為的都是單純運動員的福祉,誰都不願意成為不同持份者中間的磨心。每一位合資格在大型運動會競賽的運動員,都是經過早前無數預賽篩選才擠得進選手村,不論是誰都有權接受村裏有相關訓練的醫護提供專業治療服務,一定不會如香港傳媒所說運動員無隊醫便要「輪街症」。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