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新加坡

還在講辣椒醬?新加坡鹹蛋黃醬的前世今生

連香港人都開始懂得排隊團購鹹蛋黃醬薯片魚皮,有網媒仍還在講甜多於辣的快餐店薯條蘸醬?

廣告

BedTalk系列:鎂光燈下的瞬間

也許有不少醫護人員想投身運動賽事支援,大都因為鏡頭下軍醫處理運動員傷患的「英雄時刻」而入行的。

BedTalk系列:是誰在刺探誰的軍情?

(圖:路透社/ May Schooling/ Channel News Asia...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 系列:軍醫的肌肉疲勞

評台連結: http://wp.me/p8iPwg-iao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1998-2007畢業醫護轉行記 ——回陳沛然醫生「醫護人手前傳」

大學畢業投身職場不代表一定要學以致用,但當畢業生看著長長的病人輪侯隊伍,躊躇滿志投身本行造福人群而鬱鬱不得志,對醫療服務撥款有著關鍵作用的政府和醫管局實在難辭其咎。

新加坡無車星期日

平日熙來攘往沒有為單車留半點餘地的車路,突然被路障劃成單車/行人專用區。沒有佔領中環般「今天我」的憤慨,在Esplanade Drive 高架橋上,四條行車線只剩下單車,單車手有認真穿緊身衣踏Cervelo的,也有踩出租單車深度遊的戀人,偶爾更有一兩架由義工踩著三輪車載著行動不便的護老院住客兜兜風,聽聽老前輩訴說他們住在保育區的歷史,各自各精彩。

BedTalk系列 : 有心臟病等於不能跑?

由他當初不想成為家人的負累,到現在他是新加坡跑界家傳戶曉的名字,心臟病和馬拉松,改寫了他的退休生活。

新加坡渣馬: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平衡風險和經濟效益,預防耐力賽參加者心臟病發仍然是醫學界一大難題。

BedTalk系列:中國大力士

車程到了一半,大力士恍然大悟似的問我:「你这是什么队伍?」 「新⋯⋯加⋯⋯坡⋯⋯你不是到現在才奇怪,怎麼有其他隊伍的人跟你講華語吧!」 「给你看穿了, 哈哈哈⋯⋯新加坡这好地方啊⋯⋯哈哈哈」為了不讓事情更複雜,我沒有再解釋,我是穿新加坡制服的香港人。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