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澳洲

BedTalk系列:等一個人的緊身衣

十一月的珀斯,街邊開滿了紫楹花。 「可不可以不要走?」

問題青年

11位文憑試尖子,7位選了讀港大醫科。他們都對記者說,選港大不選中大,是因為那教學生又愛又恨的「問題為本學習模式(PBL)」

貼地 ‧ 離地

有罕見的情況是,臨 床觀察沒發現的東西,放射專科醫生也可以準確無誤地看出來,有時更發現無病徵的隱疾。

GAMSAT

最近他有位學生,用最後一屆高級程度會考(A-Level)成績進物理治療。但不知道他是原本一心已經想轉系,還是他進系後有些甚麼經歷,他毅然退學,再考中學文憑試(DSE)──聽說DSE比A-Level容易得多,最後給某本地大學醫學院取錄了

要威?梗要戴頭盔

有人說,保護裝備愈多,裝甲裏面的的運動員就愈好勇鬥狠,在運動場上做的動作就更危險。

六嚿腹肌拯救隊

奈何,最好的準備,也會有人撒手塵寰。當時德國電訊亞洲區行政總裁Calvin Lee和兩位同事參加接力賽,在自己游泳一項懷疑心臟病發,搶救無效。死因庭最後裁定他死於不幸。

拒絕畢彼特──軍醫「被辭職」事件

作為醫護支援,這樣的portfolio,很多強國的體育學院對著自己的國手都做不出這樣的成績。可是,不足兩個球季,他「被辭職」了。

冬奧「無料」隊醫

每位坐在課室的新鮮人都在FF這份筍工,有北歐同學不禁問:「那你這幾個月應該賺不少吧!」 「……其實這四個月,我一個仙也賺不到。」

免轉介文集

我想再寫一篇出席論壇後的感想。但潮流興懷舊,不如在這新春佳節,先回顧一下多年來自己的片這隻字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