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英國

倫敦馬拉松指定診所

究竟怎樣才可以成為六大馬的指定治療診所?

廣告

BedTalk系列:溫布頓球場的慘叫

「Sorana,幫我,求求你⋯⋯」鏡頭已明顯拍到Bethanie的膝關節已經移位,一邊用雙手抱住,一邊繼續用盡最後一口氣喊痛。Sorana叫自己的治療師幫忙檢查,自己都跨過球網看看對手情況。「沒事的,沒事的⋯⋯」她的聲音也在顫抖。

BedTalk系列:患哮喘的長跑女神

這名有六個世界冠軍頭銜、七個「六大馬」(倫敦、波士頓、芝加哥)冠軍和仍然保持兩項世界紀錄的長跑界傳奇人物,說她原來自小患有哮喘,相信多數人都會大跌眼鏡。

英超玻璃腳分獎典禮(下集)

最多球員「中招」的仍然是大腿後肌、接著是膝蓋和腳踝,也有一定數目的鼠蹊受傷。

英超玻璃腳分獎典禮(上集)

因著這些枴杖,我想起,英國有班無聊的運動物理治療師會統計所有英超傷患數字,亦會於賽季完結做分析。所有球會官方醫護人員需要巨細無遺地報告傷患,由腳趾尾爆甲到腦震盪脊椎損傷都要作出通報。好,事不宜遲,首先要分第一個獎。

世界杯隨想:更衣室裡的女人

上回分組賽德國大炒葡萄牙,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到場觀戰。賽後她走到更衣室和一眾球員合照打打卡。給總理「招呼」當然是無上光榮,但照片拍出來的效果竟然相當cult。

世界杯專輯──職安真漢子

前晚,行家看完幾場世界盃球賽後,討論得最劇烈的,不是大埔Lulu的神燈傳奇,亦不是江忠德和何輝的妙問妙答,而是英格蘭對意大利的賽事中,物理治療師Gary Lewin 因為慶祝史杜歷治入球時踩到水樽摔倒,現場發現他扭傷足踝脫臼,要擔架抬離場。

凱旋血門——軍醫打假波事件

欖球賽事中有兩種換人情況。第一種是為了贏波的策略性調動,另一種就是因為球員受傷的必要調動。然後,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場中翼鋒球員 Tom Williams不知道撞到哪裏,滿口鮮血,球證不得不叫暫停,Harlequins亦見到球員受傷,順勢將射手換進去頂替這受傷的球員,在最後 的數分鐘比賽拼盡全力爭取勝利。

拒絕畢彼特──軍醫「被辭職」事件

作為醫護支援,這樣的portfolio,很多強國的體育學院對著自己的國手都做不出這樣的成績。可是,不足兩個球季,他「被辭職」了。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