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標籤

體育

BedTalk系列:體操選手的初戀樂園

珍美努力地說服自己,這是治療的一部份,也是要成為奧運冠軍的必經過程。

BedTalk系列:頭鎚的震盪

「醫生,那我是否可以復出下星期聯賽?」「我不知道。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復出的事,從長計議。」 他以為睡一覺好的,明天便可以復操。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

決定馬拉松大滿貫的主辦城市,必須平衡職業和業餘跑手在馬拉松比賽的目標,故此國際田聯、奧委會應該比萬達當然有影響力。

BedTalk系列:亞洲劍神的啟蒙教練

(圖:國際劍聯 FIE 攝影:Augusto Bizzi)(另刊於《評台》及《關...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系列:足球名宿的前世情人

她最享受等到爸爸從更衣室出來,一手拿著波士頓包,再單手抱起她,在大人的肩膊上看著前呼後擁的人群。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另刊於《關鍵評論網》、《評台》及《立場新聞》)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系列:為何菲比斯有拔罐印?

一直在運動醫學走在世界尖端的美國,經常有國手展示另類治療法的痕跡?世界級選手的奇難雜症,都不能用最科學循證的方法解決嗎?直至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到訪新加坡,真相終於大白。

Jumping Jack 的 Jack

體能訓練當中,有個命了名練心肺功能的練習叫jumping Jack。大家可知道誰是Jack?

新加坡無車星期日

平日熙來攘往沒有為單車留半點餘地的車路,突然被路障劃成單車/行人專用區。沒有佔領中環般「今天我」的憤慨,在Esplanade Drive 高架橋上,四條行車線只剩下單車,單車手有認真穿緊身衣踏Cervelo的,也有踩出租單車深度遊的戀人,偶爾更有一兩架由義工踩著三輪車載著行動不便的護老院住客兜兜風,聽聽老前輩訴說他們住在保育區的歷史,各自各精彩。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