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三年前,我不在;三年後,我也不在

很多人今天會紀念三年前今日警察向市民投催淚彈的日子。那天,我和同事仍然在支援亞運... Continue Reading →

廣告

還在講辣椒醬?新加坡鹹蛋黃醬的前世今生

連香港人都開始懂得排隊團購鹹蛋黃醬薯片魚皮,有網媒仍還在講甜多於辣的快餐店薯條蘸醬?

論詐病:運動員背對軍醫做的「好」事

問題是,運動員「策略性詐病」的情況普遍嗎?醫師可以看出來嗎?

BedTalk系列:鎂光燈下的瞬間

也許有不少醫護人員想投身運動賽事支援,大都因為鏡頭下軍醫處理運動員傷患的「英雄時刻」而入行的。

BedTalk系列:是誰在刺探誰的軍情?

(圖:路透社/ May Schooling/ Channel News Asia... Continue Reading →

BedTalk系列:跳高國手最難行的婚禮

(圖:Associate Press) (另刊於《評台》、《關鍵評論網(香港)》... Continue Reading →

倫敦馬拉松指定診所

究竟怎樣才可以成為六大馬的指定治療診所?

BedTalk系列:溫布頓球場的慘叫

「Sorana,幫我,求求你⋯⋯」鏡頭已明顯拍到Bethanie的膝關節已經移位,一邊用雙手抱住,一邊繼續用盡最後一口氣喊痛。Sorana叫自己的治療師幫忙檢查,自己都跨過球網看看對手情況。「沒事的,沒事的⋯⋯」她的聲音也在顫抖。

BedTalk系列:患哮喘的長跑女神

這名有六個世界冠軍頭銜、七個「六大馬」(倫敦、波士頓、芝加哥)冠軍和仍然保持兩項世界紀錄的長跑界傳奇人物,說她原來自小患有哮喘,相信多數人都會大跌眼鏡。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