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Jarvis Tower 李慧明

Thoughts about physiotherapy, sports and anything in between

若不關肩膊事 肩膊痛可以怎樣醫?

1)肩頭痛症和磁力共振照出來的肩膊筋腱撕裂沒有關係。痛,不一定有損傷;有撕裂,也不一定會痛。 2)所以,以手術方式修補旋袖肌(rotator cuff)尤其是岡上肌(supraspinatus)筋腱,又或者注射任何藥物(例:類固醇、透明質酸、甚至生理鹽水)到筋腱未必可以治療肩膊痛症。

廣告

膊頭痛,九成和膊頭無關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原本想彈自己稿,因為香港人信謝... Continue Reading →

體壇名叔的季前體檢

這一刻就像梁朝偉在《重慶森林》打開被王菲貼上地們沙甸魚招紙的珠江橋豆豉鯪魚一樣:「為何沙甸魚罐頭裏有豆豉?」

罵香港渣馬疏忽之前……/HY, Megan

鳴謝馬拉松看世界總結,探討長跑賽參賽者的心臟猝死風險、體檢和支援問題。

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

(原文刊於28/1/2018明報副刊)

據傳媒報道,香港渣馬有史以來,總共有五名跑友意外逝世,其中有四宗死亡意外發生在最近六年,這五名跑友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十公里、半馬和全馬。每次有跑友死亡,坊間有各種反應,不是指責賽會沒有做足預防措施,就是指責跑友不自量力「玩玩下」,缺乏練習以致出事,然後有民間專家看不過眼,為何年年有傷亡也無動於衷?為何不要求參加者做詳細身體檢查?

要理解運動猝死的問題,首先要看看統計數字。據醫學研究顯示,每五至十萬名長跑參賽者中,就會有一人猝死,而且也沒有年齡之分,以渣馬每年五、六萬參與人次計算,其意外率並不特別高,更何況渣馬為國際田聯認可金標賽事,醫療支援安排需要跟足國際標準,除非是渣馬造假瞞騙國際田聯,否則不能說是渣馬疏忽。

猝死與練習多與少無關

那麼,訓練充足是否可以降低猝死風險?很不幸,練習時數與猝死率並沒有關係,練習充足的跑友,甚至是專業運動員同樣都會猝死,例如前新加坡國家隊三鐵代表張穎傑、於新加坡渣馬猝死的居港英國人John Gibson(他有多年長跑和三鐵比賽經驗,曾在倫敦和巴黎完成三鐵比賽)。現時有紀錄的耐力賽猝死個案,其實大多都是半職甚至全職運動員,甚少是長跑初哥。

值得注意是,John Gibson的父親指出,他出發往新加坡前一個月才通過身體檢查,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的體檢是否包括心電圖就不得而知了,但使通過心電圖測試,並不代表完全沒有猝死的風險,因為很多問題是連心電圖也無法測得出。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國家級的耐力運動員,心電圖卻是異於常人。

據國際奧委會追縱於2004-2014年超過2000名參與奧運及冬季奧運會的國手,發現高達15%運動員都有心臟異常情況,當中再有四分一是接近病態狀況,例如靜止心跳偏低、因鍛練而心肌肥大以致心電圖異常,但他們照樣可以正常訓練和比賽。例如香港唯一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顛峰狀態時心跳每分鐘只有26下,如果不認識她的醫生見到她的心電圖,不但不會同意她參加比賽,更可能想直接送她往急症室。

照心電圖的局限

若果要照昂貴的心電圖才可以跑渣馬,相信大部份人情願放棄參加了,不如把檢驗的費用參加不用檢查的外國比賽好過,反正全世界大部份國家的比賽,都不需要參加者交健康證明(俄羅斯、意大利、法國和葡萄牙等國家則需要),況且香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找足夠的專科醫生替幾萬人做心電圖。

所以美國心臟協會建議,醫生檢查求診者是否適宜參與長跑運動,應該先了解求診者有沒有以下的經驗或徵狀:

1)有無曾經在練習和比賽期間暈倒、暈眩或有胸口痛

2)有無家族成員在五十歲前因心臟問題猝死

3)有無曾經被醫生診斷有心臟異常情況

4)有無心律不正問題

5)有無高血壓及膽固醇問題

6)有無曾經因爲心臟問題而被醫生禁止參與運動比賽

7)有無親屬曾經被診斷有心肌問題、心律不正或其他問題。

只有出現以上情況,才轉介至照心電圖及其他更深入的檢查。

東京馬拉松的零死亡紀錄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心裡納悶了,是否只能承認「無能為力」,然後年復年重複悲劇?畢竟,亦有比賽是舉辦至今零死亡過個案,例如日本的東京馬拉松,由2007年啟辦至今,東京馬總共有超過三十萬人參與,但從來都沒有跑者死亡。

以筆者參加過23國47個馬拉松賽事的經驗,日本的馬拉松無論氣氛、補給、比賽規劃、以致救護安排,的確令人印像深刻,例如:

AED宣傳教育:賽前領取選手包的Expo,做關於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急救的講座及工作坊教育跑者使用AED,例如沖繩那霸馬拉松,比賽甚至設計了AED的卡通人物協助宣傳,相當用心。

特設醫療站:比賽起點特設大型醫療站,賽前替需要求助的跑者診斷、量血壓、量血糖,例如四國德島馬拉松。

醫護沿途支援:除了帶備救護單車的AED在賽道巡邏,日本很多馬拉松賽,例如東京、大阪、鹿兒島、姬路城等等,還有穿上紅色背心的醫護跑者參賽,有多幾對眼留意賽道上的情況。

醫療資訊清晰:東京馬拉松的新聞發佈,列明賽事有多少醫療人員及救護車沿途支援。(渣馬網頁關於醫療的資料是:救傷服務由香港醫療輔助隊提供。救傷站設置於起點、賽道各水站及終點,沿途亦設有救護單車監察情況。)

或許以上種種額外的措施,心理作用遠遠大於實效,真正原因可能只是東京馬比較好運氣;日本AED在社區的密度較高,較多人懂得用AED;東京的賽道沒有那麼擁擠,縮短救援人員到現場的時間;又或《好撒馬利亞人法》在日本實行,鼓勵懂急救的跑友勇於援助……但身為參加者,你會看得見日本的馬拉松賽會,的確用盡一切努力降低出事的機會。

無論如何,參加比賽要量力而為,聆聽自己身體的訊號,才可長跑長有。祝各位跑友身體健康,下一個比賽再創佳績!

View original post

新加坡如何取得歷史首個冬奧資格?

如果宋仲基都如此幸運,他應該是奧運冠軍而不是國民老公了。

方栢倫——瀋陽平行時空

講過「男拔萃戴志偉」袁振昇,怎能不提「喇沙小志強」方栢倫。

新加坡渣馬2017——萬達的眼闊肚窄

為甚麼新加坡在強力部門控制媒體報導下,渣打馬拉松仍在輿論中間得到一致劣評?

袁振昇——被偷走的那八年

袁振昇是香港足球界的一股清泉。是因為香港足球已經沒太多如此熱血的小伙子。

一吋長,一吋強?一吋短,一吋險

這個『險』怎麼不想成是針對對手而不是自己呢?

由 WordPress.com 建置.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