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體路》)


圖:eurosport.fr

拜仁慕尼黑隊醫禾法治(Hans-Wilhelm Müller-Wohlfahrt)突然在歐聯八強首輪賽事以1-3不敵波圖後宣佈自己和兩位助手集體辭職。聲明中謂,他和教練哥迪奧拿不和,在輸波後被教練「篤背脊」 在隊中已經沒有互信。

事件上了體育版都不可能是小新聞。除了他在拜仁和德國國隊已經服務超過40年,病人名單粒粒巨星:足球員有奇連士文、兩位朗拿度、馬勒當拿、奧雲、謝拉特、里奧費迪南;籃球員有米高佐敦;網球有碧加和梅利,明星U2的Bono和意大利歌王巴伐洛堤,還有「百米飛人」保特,16歲還在青年軍時已經是他的長期「顧客」,贏了奧運金牌還打造了金靴送給這位名醫。

外間一直都覺得是教練哥迪奧拿將輸波責任,推在禾法治身上。最近拜仁傷兵累累,列貝利、洛賓等等球員因傷缺陣,團隊只有14人可用,氣得哥迪奧拿私自將球員帶到自己相熟的西班牙醫生診治。輸波只是辭職的導火線,我的大部份同事都覺得教練沒有尊重過隊醫的專業意見,保護病人福祉,劈砲走人,是骨氣。

望著這位醫生的新聞圖片,貌似石內卜教授的他令我想到他或許亦帶點亦正亦邪。所以,我選擇起他的底。

禾法治醫生縱橫世界體壇四十多年,運動明星紛紛造訪,名成利就,在德國慕尼黑有一所以前是皇宮的地方作診所。他本身是骨科醫生,但最令運動界記得的,是他用些近乎科學怪人方式的療法去醫治筋肌問題。

 

圖:http://www.tvmovie.de/

在筋腱上打類固醇、嗎啡、鹽水、血清、透明質酸這類物質在醫學和運動界已經司空見慣。雖然這些東西暫時都沒有甚麼科學根據,但因為沒有被禁藥委員會說不,有很多被逼到牆角的精英運動員都會姑且一試。但禾法治醫生打的,竟然是「牛羊雞」──牛血提煉的Actovegin,羊血提煉出來的,還有用雄雞冠提煉出來的,更有蜜糖和其他不知名物質。他已經在用他的西醫執照向運動員做近乎自然療法的東西,禁藥組織對他這種「踩鋼線」的行為咬牙切齒,但怎也抓不住他的痛腳。但就是因為他可以給運動員的不是標準療法,鬧市殺出一名奇葩;有治療效果的話,求診者當然絡繹不絕。

旁邊的行家只可以眼紅卻徒嘆奈何。同樣來自德國,本身是醫治運動員小腸氣翹楚的Dr Ulrike Muschaweck對禾法治醫生的另類療法雖然有懷疑,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治癒了很多西醫覺得棘手的筋肌問題。「但最吊詭的是,他從來沒有將自己的療法和別人分享。醫學文獻上從來沒有他署名關於這些另類療法的文章,他自己也沒有開工作坊向業界分享治療成果,那些近乎秘方的『牛羊雞』,我們無從入手,怎樣用科學方法去證實這些方法有無功效。」

一般大眾生病,醫護都會想盡辦法分享治療成果,讓同業可以施行有效的療法讓更多人受惠。但這一套在精英運動的世界有時卻行不通。尖端甚至是走近邊緣的醫術在激烈的競爭裏成為優勢,為了贏,當然不會將醫術向潛在的競爭對手分享。有一種說法,若果證明了療法的功效,下一刻這些物質都會在禁藥名單上。

而切身處地在教練的處境去想,若果怪醫博士用非典型方式成功處理問題當然可以令不相信他這一套的哥迪奧拿忍氣吞聲。但當魔杖失去法力,教練的怒火可以有千萬個理由發洩出來。名醫仍然被過往的勝利沖昏頭腦,態度很自然會變得傲慢──有趣的是,曾經是他「滿意顧客」的奇連士文入主拜仁作主帥時也曾經跟禾法治醫生鬧不和,直至奇連士文離隊後,醫生才回歸拜仁。

所以,有時我都和運動員和病人說:看症嘛,病不難搞,人的心態,才最難搞。

廣告